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行业 » 正文

中野战史系列——晋南反攻

152023-09-30 10:48:36

与豫北反攻的同时,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四纵队和太岳军区部队,由陈赓、谢富治指挥于1947年4月,在晋南地区也发动了反攻。1947年春,胡宗南为进攻陕甘宁解放区,从晋南战场抽调7个旅,使整个晋南20余县的广大地区的防御兵力,只留下胡宗南的4个旅另2个团(1个旅另1个团守运城,3个旅守临汾,1个团守侯马、高贤)和阎锡山的地方

标签: sdf

与豫北反攻的同时,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四纵队和太岳军区部队,由陈赓、谢富治指挥于1947年4月,在晋南地区也发动了反攻。

1947年春,胡宗南为进攻陕甘宁解放区,从晋南战场抽调7个旅,使整个晋南20余县的广大地区的防御兵力,只留下胡宗南的4个旅另2个团(1个旅另1个团守运城,3个旅守临汾,1个团守侯马、高贤)和阎锡山的地方团队,共约3万余人守备,企图组成所谓“联防体系”坚守晋南,保障其进攻陕北军队的侧后。

胡宗南

第四纵队和太岳军区第二十四旅,2月初从吕梁地区胜利返回太岳,经1个多月的休整补充,开展了群众性的拥政爱民、杀敌立功和练兵运动后,战斗情绪极为高涨,战术技术大为提高。太岳军区部队在4个月的单独坚持晋南作战中,也得到了很大的锻炼,独立旅已由1个增至3个,各分区基干团和游击队,已能独立地夺取敌守备薄弱的县城。腹心区的人民组成了许多民兵远征队和支前队。这时,晋南方向之我军,不论野战军、地方军、游击队和民兵均较战争初期有了明显加强,并在“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保卫陕甘宁”的口号下,进一步动员起来,为争取反攻的胜利提供了可靠的保证。

中央军委于2月26日及3月4日,先后指示晋南我军:

“你们须在三、四两月消灭晋南胡军几部分,基本改变晋南局势"并“配合边区作战,阻止胡军进攻延安”

中央军委强调,在晋南作战中,“自己须完全立于主动,各个消灭敌人”。

教员于3月18日又指示:第四纵队和太岳军区部队,迅速向临汾以南的禹门口、风陵渡方向进攻,相机逐一攻取晋南三角地带的一切可能夺取的地方,大量歼灭敌人有生力量,坚决打击进攻陕北的胡宗南军侧背有力地配合陕北我军的作战。并要求4月底完成上述任务,准备在5月间执行新的任务。

根据以上情况和任务,我决定集中第四纵队和太岳军区3个独立旅及第二、第三军分区部队共5万余人,在134个民兵连和6万余参战群众的支援下,以优势兵力,向晋南之敌实施突然进攻。根据敌人沿同蒲线及其以东地区防御较强、以西较弱的特点,制订了作战计划:

战役的第一步,以一部兵力包围翼城、曲沃、绛县之敌,以主力切断同蒲路楔人敌纵深,横扫汾河南北守敌,直取秦晋两省咽喉禹门口;

第二步向晋南三角地区辗转扩张战果,夺取秦、晋、豫三省交接点——风陵渡,使胡宗南的翼侧陕中及其后方豫西、陕南完全暴露于我军直接威胁之下,给陕北战场以有力的配合。

为保障此战役的胜利,又以太岳军区第一、第四军分区的基干团、游击队和民兵分别在临汾、介休和沁阳、济源两地区开展强有力的攻势,积极牵制敌人。
国军1947年3月19日占领延安,图为胡宗南在延安对下属官兵训话

我军主力于3月26日从沁源、安泽地区出发,向临汾以南地区挺进。4月4日发起攻势。胡宗南因晋南要地受到威胁,即以整编第十师一部开往运城加强防御。中央军委于4月9日再次指示晋南我军:“除令地方游击队加以监视外,你们主力不要理他。放手扩大战果,尽快攻占河津、荣河、万泉、猗氏、临晋等城,打敌薄弱据点,歼敌有生力量为要。"

遵照这一指示,第四纵队等部迅即在晋南三角地区展开,至 15 日,连克浮山、翼城、曲沃、绛县、新绛、稷山、河津、万泉、荣河、猗氏等10城,歼敌近1万人,控制了同蒲路100余公里,切断了运城、临汾两敌间的联系,席卷汾河两岸,夺取了禹门口,使晋南、陕中之敌异常惊慌,而进攻陕北的胡宗南军则因晋南告急,徘徊于寻我陕北主力决战与抽兵援晋之间。

第一步任务完成后,为了争取在野战中歼灭可能由陕中或临汾出援之敌,我军除以第十、第十三旅,太岳军区第二十三旅于河津、侯马地区准备机动外,以第十一旅,太岳军区第二十二、第二十四旅立即乘敌慌乱之际,继续向晋南三角地带扩张战果,当我向南发展攻势时,敌从陕中之邰阳地区抽调第十旅,东渡黄河向晋南增援,于17日与运城敌第八十五旅,从东西两个方向合击猗氏,企图阻我向南机动我军即以第十、第十一旅和太岳军区第二十四旅直出嵋阳镇,歼敌第十旅之第二十八团,余敌仓皇逃人运城。

此时,我除留太岳军区第二十三旅监视临汾之敌外,其余各旅仍向南发展。至4月25日我又连克临晋、闻喜、解县、虞乡、永济、平陆、芮城、霍县、赵城、垣曲等10城,控制了风陵渡。太岳军区卫生部长彭之久,在战斗中光荣牺牲。经过上述作战,整个晋南三角地带除运城、安邑、临汾等孤立据点外,已全获解放。

4月26日,教员指示:除乘胜相机夺取运城,彻底解放晋南三角地区以外,应以一部向吕梁地区扩张战果,协同晋绥军区的吕梁军区部队解放河以北、以西广大地区,继续威胁陕北敌之翼侧。

教员转战陕北

遵此,我军除以太岳军区第二十二、第二十三旅和第二军分区部队,协同吕梁军区部队迅速夺取乡宁、汾城、襄陵、蒲县、大宁等城,使吕梁与太岳两军区连成一片,完全暴露陕北敌之翼侧外,集中第十、第十一、第十三旅和太岳军区第二十四旅围攻运城。

为诱运城敌出援,歼其一部后再相机攻城,即于5月1日夜先以一部向运城之飞机场与羊驮寺进攻,歼故整编第206师1个团,敌未出援。3日夜又攻占北关、西关大部,并歼敌1个保安团,本拟借此诱敌从东南两关出援,再歼其一部,然后攻城,但战至7日,敌始终未敢出援。我即攻人东南两关,因敌凭借坚固工事与优势火力,与我反复争夺城关要点,使我不能迅速攻城,同时又发现陕中韩城之敌开始东渡增援。为了迅速准备执行新的战略任务,我于5月9日放弃对运城的围攻,除以一部在吕梁地区继续扩张战果外,晋南战役至此即告结束。

晋南反攻的胜利,主要原因是,在战役的全过程中及时得到了中央军委和教员的具体指导,在战役指挥上又紧紧地抓住了敌之弱点,遵照教员所指示的进攻目标——禹门口、风陵渡,大胆地将主力楔入敌虚弱的纵深,进行了猛烈而连续的突击,因而迅速地瓦解了敌防御体系。

是役共歼敌 1.4 万人,收复和解放曲沃、翼城、闻喜、解县、河津等22座县城及侯马、禹门口、风陵渡等重镇多处,解放了晋南300万人口的广大地区,控制了同蒲线230余公里,将残敌压缩于运城、安邑、临汾等孤立据点内,不仅彻底粉碎了胡宗南、阎锡山联防体系,使晋南局势起了巨大变化,而且严重地威胁了进攻陕北的胡宗南部的侧背,有力地配合了西北我军的作战,创造了我军向黄河以南以西进攻的有利条件。此役中我军纪律严明,秋毫无犯,所到之处,群众夹道欢迎,获得了“军政双胜”。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合作媒体、机构或其他网站的公开信息,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交易和服务的根据。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告之,本网将及时修改或删除。凡以任何方式登录本网站或直接、间接使用本网站资料者,视为自愿接受本网站声明的约束。联系本站网管,谢谢。

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