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观点 » 正文

如何理智正确辩证的看待乌克兰反攻?

122023-09-30 10:47:18

放弃任何情怀和滤镜,有事说事,就能做到。比如我就能做到,我以前一直觉得这是常理,现在发现在他乎典型用户面前这都快成我的天赋了(不仅限于这一个话题),我也不理解(字面意思,就像我不理解某个高深物理概念一样,想不明白)那些做不到的人为什么做不到,真心话。比如用这种格式写我的看法:我的论点:这次俄方溃败的程度

标签: sdf

放弃任何情怀和滤镜,有事说事,就能做到。比如我就能做到,我以前一直觉得这是常理,现在发现在他乎典型用户面前这都快成我的天赋了(不仅限于这一个话题),我也不理解(字面意思,就像我不理解某个高深物理概念一样,想不明白)那些做不到的人为什么做不到,真心话

比如用这种格式写我的看法:

我的论点:这次俄方溃败的程度大于三月下旬的基辅

我的论据:

1 俄方三月中下旬在基辅郊外垦壕,布雷后再撤退,有序撤退成分大于溃败。事后有各种排雷新闻。此次至今为止没看到任何乌方要过雷区/清理雷区的消息,俄方大概率没来得及进行此类迟滞。这是就放在那里的信息;

2 俄方直接丢弃,从而被乌方俘获的可用装备(captured)绝对数字和相对比例都极高。其中绝对数字根据开源网站oryx统计已经高于三月中旬某几天。这是就放在那里的数字;

3 各类俄方文宣开始集中于“诉诸道德”,而且口径高度统一,如十几小时前看到的各位俄方本土博主开始集中转发一段“乌方在伊久姆和利曼(Lyman)受挫,被我英勇之炮兵杀伤无算”的小作文。特点是只强调敌方的惨,不具体描述敌方的损失,并且突出敌方在道德上的负面概念,如蠢(不会打仗)或者坏(对当地人如何如何)。

3.1 我支持第3点的论证:

我是一个太平洋战争爱好者,这种文宣特征也集中出现于太平洋战争后半期的日方宣传中,并且日方输的越惨,越不注重/不描述文宣数字的合理性,例如1945年4月称当年杀伤美军80万人,正常支持者也无法相信;输得越惨,越注重于负面描述美方指挥官的道德(因为这个例子里确实无法过度贬低实力),如用复读机一般的语言咒对方两栖作战指挥官死(1945年2月广播),送美方TF58快速空母部队指挥官米切尔绰号“骷髅中将”(莱特湾后开始)。

我的进一步论点:

由于俄方的溃败超过预期,所以乌方的反攻是成功的。

就这样,不明白为什么别人都不是这么想东西的(我说的不是你支持不支持我的看法,是这种思路)。我从来不能从诉诸感性滤镜中得到任何快乐,喜欢yy太平洋战争也不yy宏大叙事,我yy过自己穿越回去一定在1942年4月抄美股大底,谁也拦不住,那多爽啊。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合作媒体、机构或其他网站的公开信息,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交易和服务的根据。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告之,本网将及时修改或删除。凡以任何方式登录本网站或直接、间接使用本网站资料者,视为自愿接受本网站声明的约束。联系本站网管,谢谢。

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