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热点 » 正文

常洛闻:尹锡悦政府为什么极力“反共”?

272023-10-01 08:24:57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常洛闻】 韩国总统尹锡悦上台后,一直以“民主阵营外交”为名,全面倒向美国,并在美国的影响下,对韩日关系进行大幅度的妥协和绥靖。很多中国读者不理解,其实细看尹锡悦的行为,背后的逻辑却是非常清晰的。 在内政方面,尹锡悦自从摆脱了两头受气的尴尬处境,行动更加“纯粹”——只要是在野民主阵

标签: sdf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常洛闻】

韩国总统尹锡悦上台后,一直以“民主阵营外交”为名,全面倒向美国,并在美国的影响下,对韩日关系进行大幅度的妥协和绥靖。很多中国读者不理解,其实细看尹锡悦的行为,背后的逻辑却是非常清晰的。

在内政方面,尹锡悦自从摆脱了两头受气的尴尬处境,行动更加“纯粹”——只要是在野民主阵营支持的,就要领导执政的保守阵营坚决反对。为了在明年的国会选举中保住铁票,党争高于一切,党争压倒一切。

文在寅政府继承卢武铉政府的阳光政策,尹锡悦政府就将朝鲜调整为头号安全威胁。文在寅政府对美国保持距离,对日本强硬清算历史旧账,尹锡悦政府就将历史问题、慰安妇问题、核污染水问题、驻韩美军军费问题、日韩军事情报共享协定统统摆在盘子里,打包送给美日。文在寅政府与中国关系良好,尹锡悦政府就重启萨德部署,加入美国对中国的外围经济制裁,将中韩关系拖进了低温区。

为了吸收不满于现实的中间摇摆选票,尹锡悦政府上任之初就诿过于人,将房价飙升、抗疫不力完全推给了文在寅政府,还从历史的垃圾堆中翻出了反共这面破旧的旗帜。

2023年年初,尹锡悦曾露骨的表示:“最重要的就是意识形态。”在连续几次外访得到“国际承认”后,8月的讲话中甚至出现了“共产极权分子总是伪装成民主斗士、人权卫士、进步人士,极尽虚假煽动之能事,专干卑鄙无耻的勾当”(光复节贺词),“共产极权主义势力、其盲从势力和机会主义追随势力歪曲煽动操弄言论、扰乱韩国社会秩序的种种渗透捣乱不会轻易销声匿迹”(民主和平统一咨询会上与干部委员的对话)这样的措辞,其右倾程度可以用危险来形容。他真正的目标,是将“共产极权”与在野阵营牢牢捆绑,将对方的旗手文在寅拉下神坛。

日前,尹锡悦政府计划将洪范图将军半身像移出陆军士官学校。韩国国防部的理由是,鉴于陆士的传统、认同和教育理念,曾加入苏联共产党的洪范图之胸像摆在校内不妥。这一安排虽然出自国防部,但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在“看龙山(总统府)眼色”。

洪范图是半岛人民武装抗日的标志性人物。1910年,日本帝国吞并大韩帝国,洪范图率领部队转移到中国吉林省长白朝鲜族自治县一带,在中朝边境坚持反日斗争。

1919年,三一运动爆发,洪范图再次起兵,以中国延边地区明月沟、凤梧洞等地为据点,开展独立军运动。1920年6月初,日军纠集罗南19师团一个大队和南阳守备队大部兵力进行围剿,洪范图率领300余名独立军士兵诱敌深入,在图们市凤梧洞伏击日军,歼敌150余名,韩国国史称为凤梧洞战役。日本在半岛建立殖民体系后,镇压更加严酷、血腥,独立军运动式微,洪范图两个儿子和夫人相继殉国。洪范图本人撤退到苏联远东地区,继续从事反日独立运动,并建立高丽军事学校,1943年病逝于前苏联哈萨克斯坦。

如果只是与前苏联有渊源,当然不会引来尹锡悦如此大的干戈,更何况1962年,时任总统朴正熙曾追授洪范图建国勋章总统章,韩国有潜艇以洪范图命名,是韩国史册有载的爱国英烈。

真实原因,是前总统文在寅在任内对洪范图大加褒扬,独立五杰的胸像就是他任内设立。2021年,文在寅还以最高规格从哈萨克斯坦迎回了洪范图遗骨,追授建国勋章最高级别的大韩民国章,将洪范图定性为不仅毕生献身独立运动,还唤醒了全体国民的独立意识,促进了国民团结,培养了爱国情操。此一举动得到了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的大力支持,特意在归葬仪式期间对韩国进行国事访问,还带去了洪范图坟前的旧土给新墓地奠基。

如果尹锡悦能将这一功绩扭转为“通共罪证”,既可以唤起高龄保守选民对历史的回忆,又可以对文在寅的个人功绩进行否定和攻击,还能“抹红”整个在野党阵营,一石三鸟。

资料图片:8月15日,在京畿道首尔机场,韩国总统文在寅在抗日英雄洪范图将军遗骸前焚香。洪范图遗骸当天从哈萨克斯坦被运回国。 图片来源:韩联社

8月17日,在青瓦台,韩国总统文在寅(右)为到访的哈萨克斯坦总统卡瑟姆若马尔特·托卡耶夫举行欢迎仪式。图片来源:韩联社

文在寅在安葬仪式上致追悼词,身后的洪范图身着苏联红军军服。图片来源:韩联社

在韩国国防部吹风后,已经归隐的文在寅不得不站出来表态:“自大韩民国临时政府宣布抗击日本帝国主义、进行独立战争后,凤梧洞战役和青山里战役是韩国独立军对抗日本帝国主义正规军取得的第一次重大胜利。在日本帝国主义的镇压下,韩国独立军从中国东北地区被赶至沿海州,不得不踏上苏联的土地。这代表了韩国独立军在风餐露宿的恶劣情况下继续进行武装独立斗争的不屈意志。在那个时期,韩国独立军不得不与苏联合作,继而完成独立战争伟业,以此为由(对抗日英雄)进行贬低,将意味着韩国是一个自甘堕落的狭隘国家。……

将这五位独立英雄的半身像设立在陆军学校是为了向世人阐明,韩国军队并不是以日军为根基创建起来的,而是继承了韩国独立军和光复军的伟大志向,阐明新兴武官学校是陆军学校的根基,从而提高韩国军队和陆军学校的正统性。即使单独拆除并转移洪范图将军的半身像,这一结果也不会发生改变。”

尹锡悦的政治狙击不仅针对文在寅个人,对有可能接替文在寅,挑起在野党阵营大梁的李在明,也下手狠辣。除了一年多以来300多次检控搜查,最近又将裳邦尔案翻了出来,指李在明2019年担任京畿道知事期间,曾经介入过裳邦尔集团向朝鲜汇出800万美元的资金,意在将李在明“通北”的莫须有坐实。

李在明也并不示弱,先是在国会公开放弃了议员的形式豁免权,又宣布为反对韩国政府在日本排放核污染水议题上的软弱和绥靖,无限期绝食。在最终因身体原因被紧急送医后,李在明立刻就收到了拘捕令。双方针锋相对,大有不死不休的意思。

除了双方的头面人物,各自的二线政客也没有闲着。执政党国民力量推出了36岁的李俊熙出任党首,放出了一系列敌视朝鲜的极端言论。议员尹美香因为赴日本参加朝总联悼念关东大屠杀的活动,被执政党攻击为“赤色分子”、“连韩国国民的资格都没有”。这场酷烈的党争,正大量消耗着韩国的政治能量。

9月1日上午,1923年关东大地震时遭屠杀朝鲜人的慰灵活动在东京都立横网町公园举行。追悼碑前摆放着出席者们献上的花束。图片来源:韩联社

尹锡悦政府这样的选择,表面上是因为其支持率持续徘徊在30%左右,2024年的国会选举基本盘变化不会太大,只有守住铁票才有生路,另一方面,则是韩国更深层的危机已经山雨欲来。

韩联社进行的民调,5-9月间,尹锡悦支持率一路阴跌,不支持者稳定在5成以上

2022年,在全球8大汽车市场中(美国、欧洲、中国、印度、墨西哥、巴西、俄罗斯、东盟),韩国汽车的销量占7.3%,比2021年的7.7%有所下降。韩国汽车工业协会表示,下滑主要是由于中国和俄罗斯的销量下滑。2022年,韩系车在中国市场的份额从2021年的2.4%下降到1.6%,在俄罗斯市场的份额从22.7%下降到17.8%。在印度的市场份额从22.3%下降到21.3%。

但与以前的经济周期带来的衰退不同的是,2022年欧洲汽车制造商的全球市场占有率最高,达25.8%,其次是日本车企,占25.3%,中国车企占19.5%,美国占18.4%。2022年,中国车企的销量首次超越美国车企,成为全球第三,可以说韩系厂牌在中国市场不是好日子过完了,而是日子过完了。在国际市场上不但没有将日本车企击败,还要面对中国车企的后来居上。

对于韩国车企来说,更可怕的是整体汽车销量低迷,但2022年全球电动汽车市场同比增长43.4%。这个板块中欧洲品牌占全球电动汽车市场的最大份额,为46.3%,中国占31.2%,美国占12.3%,韩日连竞争的门槛都不知道从何摸起。尽管到了2023年,韩国有所恢复,2023第二季度汽车出口量为73万辆,出口平均价格为每辆2.2841万美元,其中新能源汽车出口量19.7万辆,出口平均单价每辆3.196万美元,但第一梯队的位置,恐怕再也没份了。

另一支柱产业,造船,曾几何时也是韩国的骄傲。浦项制铁、韩进海运、三星造船的神话一度是韩国的名片。但根据英国造船和海运业分析机构克拉克森9月发布的数据,2023年1至8月,全球累计船舶订单量为2681万CGT(修正总吨)(1038艘)。其中,韩国和中国接单量分别为725万CGT(161艘)和1565万CGT(654艘),占比各为27%和58%。8月份,韩国承接的造船订单量为27万CGT,占全球总订单量的13%,排名第二。排名第一的中国168万CGT,占82%。这种客户变同行的高压竞争,使得韩国的财阀集团非常难受。

2000年-2022年,船厂交付量和市场份额

说到韩国财阀,不能不提三星。经过了文在寅政府的严厉打压和尹锡悦政府的热情安抚,三星的内部结构已经重新稳定,但是外部市场却出现了重大变化。2023年第二季度,三星电子营业利润同比减少95.26%,为6685亿韩元(约合人民币37.6亿元),销售额同比下滑22.28%,为60.0055万亿韩元。净利润同比缩水84.47%,为1.7236万亿韩元。

负责半导体业务的数字解决方案(DS)部门出现4.36万亿韩元亏损,销售额为14.73万亿韩元。与去年同期业绩(销售额28.5万亿韩元、营业利润9.98万亿韩元)相比,销售额腰斩,营业利润蒸发掉14万亿多韩元。设备体验(DX)部门销售额40.21万亿韩元,营业利润3.83万亿韩元。其中负责智能手机业务的移动体验销售额环比下滑。DRAM销售虽然向好,补充了一部分亏空,但是掩盖不了三星技术不再遥遥领先,品牌号召力日渐下滑的窘境。如果没有美国对中国品牌的制裁和抹黑,没有“友岸外包”的加持,三星的日子恐怕要更加难过。

这还没算上已经暴雷的国内房地产,正在暴雷的青年就业,和因为对日本绥靖,而将要暴雷的渔、农业危机,以及生产、消费、投资、出口、负债的全面萎靡。如果此时不拿起意识形态武器放手一搏,2024年的国会选举和之后的总统选举,必将成为保守党的政治末日,一但政权轮替,尹锡悦个人的下场也可想而知。

所以党争到了这种程度,既是原因也是结果,尹政府也只能变得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只是韩国的老百姓,恐怕还要有几年的苦日子要过。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合作媒体、机构或其他网站的公开信息,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交易和服务的根据。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告之,本网将及时修改或删除。凡以任何方式登录本网站或直接、间接使用本网站资料者,视为自愿接受本网站声明的约束。联系本站网管,谢谢。

合作